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两山论坛
查看: 1356|回复: 0

北京城六区最后一片荒野该如何保护?

[复制链接]

253

主题

258

帖子

990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90
发表于 2020-6-23 17:17: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按照规划,已退化为季节性湿地灌丛草滩的南苑大泡子将建成湿地公园。但“让候鸟飞”团队却认为大规模施工会破坏生物多样性,应减少人为干扰,保留一定的荒野生态


图为志愿者在当地巡护。 图片来源:“让候鸟飞”团队
南苑大泡子区域以灌木丛与湿地为主,是典型的农田杂草荒野。图中A地块即为南苑大泡子区域。
图片来源:“让候鸟飞”团队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北京南苑森林湿地公园先行启动区此刻应该是一副忙碌模样,挖掘机轰鸣、施工者挥汗如雨。然而半途中杀出来一个程咬金——“让候鸟飞”,让这一切戛然而止。

“让候鸟飞” 公益基金北京项目团队公开呼吁——“停止南苑大泡子野生鸟栖息地区域的施工活动”。

为什么叫停?

原来,按照项目规划,南苑大泡子为“南苑森林湿地公园的先行启动区A地块”,建设活动隶属具体名称为“南苑和义公园”的建设项目。建成后,A地块的人工湖区会有两三个湖中岛,同整个公园一起,为野生动物提供迁徙洄游的场地,恢复被人为破坏了的湿地生态。

但是,古宣主持的“让候鸟飞”公益基金北京项目团队却提出不同意见:“经过几十年的演化,这里已经形成了次生生态,众多野生鸟类在这里栖息繁衍。大规模施工会导致现有物种受到伤害,破坏生物多样性。呼吁现有项目立即停工,公开项目信息,经科学、全面评估后再启动。”

6月10日,在“让候鸟飞”公开叫停项目的第21天,北京市丰台区园林绿化局局长王世义组织召开了“南苑森林湿地公园先行启动区A地块生物多样性恢复研讨会”。会上,他表示:“北京南苑森林湿地公园先行启动区A块地现有作业面不再扩大,并将马上聘请专业团队对这一区域进行生物多样性调查。”

在座谈会召开当日,记者跟随古宣来到大泡子附近,现场有大面积裸露的黄土,但施工作业并未进行。看起来,“让候鸟飞”的保护行动实现了阶段性诉求目标,但古宣依然忧心忡忡。

项目是否需要做环评报告?

古宣和团队是在一次例行巡护中,发现了本次事件导火索的。

5月22日,当“让候鸟飞”的志愿者为反盗猎而巡护到丰台区南苑公园北侧的南苑大泡子区域时,他们发现此地已经被蓝色围挡包围,大泡子东南侧被挖出一个50亩左右的大坑。北京市人民政府网站的信息显示,此区域为“南苑森林湿地公园的先行启动区A地块”。

开工前,南苑大泡子本是一片季节性坑塘湿地草滩。古宣说:“几天前,我们看到大泡子区域已经开始了土方建设活动,坑越挖越大,逐渐波及到周边的自然灌丛。春季迁徙季基本结束后,正是夏候鸟和本地留鸟繁衍生息的重要季节,这个季节的施工活动,会对野生鸟类产生影响。”

项目已经开工了,但古宣和他的团队并没有查阅到完整的环境影响评估信息。古宣立即致电丰台区园林绿化局湿地办公室询问情况,得到的回复是:“这个(项目)已经委托了第三方在办。” 古宣表示:“在没有获得相关部门审批的情况下开工,这样的做法是欠妥的。我们呼吁立即停止施工活动,公示相关信息。”

第二天,他们在前往北京市园林绿化局申请信息公开的路上,接到了电话。“南苑和义公园建设方的工作人员告诉我,这一公园的建设不需要做环评报告,依法只需要在生态环境部门做环境信息登记备案就可以了。这个项目已经做了信息备案。”古宣说。

第三天,古宣和他的同事联系了丰台区生态环境局,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古宣从丰台区生态环境局官网公布的信息中查询到了大泡子地区工程项目的环境影响登记表。在登记表中,提到的主要环境影响为“固废和噪声”。

古宣认为:“根据《野生动物保护法》,项目开工之前,除了这份环境影响登记表,还需要进行较为全面的野生动物和其栖息地生态环境调查。”

5月29日,“让候鸟飞”团队同丰台区园林绿化局进行了第一次座谈,“在规划方案中,我们发现这个项目的前期准备中并没有南苑和义公园建设区域的地表生物多样性调查内容信息。再一问,工作人员给我们拿出了一份现场地质勘测报告,说因历史因素这个地区地下埋有很多垃圾,需要挖开地面清除垃圾,同时降低地势引水过来。”

规划中的南苑森林湿地公园紧邻首都南中轴,根据北京城市总体规划,南苑地区要结合区域改造推进功能优化和资源整合,构建以绿为体、林水相依的绿色景观系统,形成大尺度绿色生态空间,重塑四时不竭的蓝色水脉。同时,根据北京市防洪排涝规划,需要把大泡子地面挖深3米以上,以满足蓄洪滞洪需要,保障城市防洪安全。

之后,“让候鸟飞”团队进一步申请了项目方案信息公开,以全面了解项目进展及整体布局,但至今未果。记者随即拨通了丰台区园林绿化局野生动物和湿地保护处、生态修复处等相关处室的电话,都被告知“不具体负责项目规划,也不完全了解”。记者也拨通了项目施工方南郊和义农场有限公司的多个部门电话,但都没有采访到相关负责人。

生物多样性本底调查尚不全面

每年的4月-8月,是北京地区夏候鸟和留鸟的繁殖季节,而大泡子区域则是鸟类繁衍生息的自然栖息地,同时也是春秋两季迁徙期候鸟在城六区中最重要的迁徙驿站之一。“此时动工,很可能导致在此区域正在繁衍中的野生鸟类及其他野生动物的弃巢行为或者直接伤亡的发生。”古宣说。

6月10日,在“让候鸟飞”团队坚持不懈的呼吁下,丰台区园林绿化局和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的项目负责人同他们进行了第二次座谈。据古宣介绍,在第一次座谈时,对方并没有介绍生物多样性本底调查信息。古宣问到这一问题时,对方回答说“没有”;但在第二次有专家研讨的座谈会上,工作人员却临时提供了一份生物多样性现状调查报告。

这项调查显示,大泡子区域调查植物总计41种,鸟类共计24种,生物栖息地类型有坑塘、林地、草地和河渠湿地。大泡子区域生物栖息地类型较少,植被类型为人为强烈干扰下形成的次生植被,较为缺乏水鸟,但如能恢复一定面积水面,将会吸引更多水鸟前来栖息。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的工作人员介绍说:“大泡子湿地退化后,相当长时间以来填埋了大量混合垃圾,现有的地势高于北侧小龙河的水位。如果要改造恢复湿地原貌,就要引水入湖,把现有泡子的水平地势降低,让引水可以自流进来形成循环。”

“水域面积扩大了,一定会吸引水鸟前来。但现有的野生鸟类怎么办?它们已经适应了几十年来的荒野,生境突然改变会让它们无家可归。”古宣说,“我们不反对逐步施工,分区分片进行,让当地鸟类有一个缓冲期。但大规模动工,一下子把现有生境全部改造,可能会影响现有鸟类的生态。”

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秘书长周晋峰说:“在生物多样性保护方面,应强调本地物种,保护现有生态。并且,人为地让鸟类过度集中,本身就是反生物多样性的。我们应该追求的不是鸟多,而是自然。鸟多,诸如鸟类带来的人畜共染病的安全风险就会增大。”

同时,周晋峰认为,这项生物多样性本底调查并不完善,不能整体全面地反映大泡子附近的生态。

据介绍,生物多样性调查包括即时调查、季节调查、年度调查以及多年调查。“同片区域四季的生物多样性可能是完全不同的,并且动植物有其多年的生存习惯,即时调查无法在各环节有充分考量。这个方案采用即时调查加历史资料研读的方法,同全面的生物多样性本底调查有比较大的差距。”周晋峰以及多名参加座谈的专家指出:“出于保护生物多样性考虑,这个项目动工前应有更长时段的监测和更全面的调查。”

“季节性坑塘湿地灌丛草滩”仍具生物多样性

历史上,北京南苑地区水草丰美,《丰台区地名志》载:“大泡子在南苑镇西侧,约有5平方公里的水面。”上世纪70年代,在农业学大寨运动中,风景优美的大泡子湿地被肢解为数座方方正正的鱼池。在气候变化、过度采水等因素的影响下,南苑大泡子如今已经退化为季节性湿地灌丛草滩。

虽然水域面积大幅度减少了,但南苑大泡子仍是北京城南最重要的候鸟迁徙通道和栖息地。这里水草丰美,又“无人问津”,迁徙鸟类在这里停歇觅食,中转休息。据不完全统计,5年来,“让候鸟飞”团队在南苑大泡子区域观测到过37种野生鸟类——红隼、四声杜鹃、大杜鹃、黑卷尾……

这里有低矮的次生灌木丛,还有不具名的野花野草,连片的芦苇荡。这个季节,夏候鸟大苇莺已经来到了繁殖地,准备在被雨水灌满的芦苇荡中养育后代;在此歇脚的蓝喉歌鸲在此模仿虫叫、诱猎捕食;四声杜鹃也顺应季节的呼唤,从遥远的东非草原飞来,它可能是个旅客,途经此地再北上西伯利亚……

北京林业大学生物科学与技术学院教授张志翔表示,现在的大泡子区域以灌木丛与湿地为主,是典型的农田杂草荒野,植被类型过于单一,不适宜水鸟栖息,没有任何保留的价值,人们也不需要这样的荒野。因此,要使用人工促进的办法,恢复区域生态。这个项目要以恢复湿地为主,同时创造水鸟需求条件,吸引更多水鸟前来聚居。

“恢复南苑地区湿地景观对未来北京市南部地区恢复鸟类生物多样性有促进作用。这里当前的环境不是自然景观,而是在人为影响下形成的次生环境。这里的鸟类大多是在城市周边活动的常见鸟类,并非典型的迁徙候鸟。这里是候鸟停歇地,但不是主要迁徙通道。如果恢复历史风貌,应该会增加对湿地水鸟的吸引力。”全国鸟类环志中心主任陆军说。

但是,有专家持另一种看法。“大泡子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污染,但应该在清除垃圾的基础上让其自然恢复为主。毕竟,生物多样性包含了基因多样性、物种多样性和生态系统多样性3个层次。荒野中不仅有多种野生动物,也孕育着多种生物基因。保护荒野就是保护生物多样性。”周晋峰说,“并且,北京是一个缺水城市,项目在建设中需要考虑水资源未来的管理问题。每一滴水、每一度电,都背负着巨大的生态环境代价。”

“这是北京城六区中仅存的最后一片荒野地。”古宣介绍道,“季节性湿地草滩有自身的生物多样性和环境承载力,没人打扰、自然生长的荒野,才是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野生动物家园。”

随着近年来北京城区园林绿化工作的推进,许多原来垃圾遍布的荒地变成了风景宜人的公园。“但现在北京绿化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荒地’了,整齐划一的绿化并不能起到生态的效果。保护生物多样性,就要在清除垃圾的基础上,保留一定的荒野生态,让其自然演替。” 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博士张劲硕说。

“让野草生长,让城市留白,让荒野存续。”周晋峰说,“荒野孕育着很多生命。生态工程要坚持节约、自然、有限、宏观四原则,要高度尊重自然、保护生物多样性。在森林湿地公园建设中,并非工程量越大越好。饭吃七成饱,草种两三分,让自然自己去发挥生态作用,不失为一剂良方。”

目前,丰台区园林绿化局已经表示,南苑森林湿地公园整体规划设计会在尊重自然、遵循生态工程原则的基础上适度调整,尽可能多地保留原始次生自然空间。北京城六区这片最后的荒野究竟何去何从,仍无最终定论。

(文中古宣为化名)(中国环境报  见习记者李茹玉)


本帖只代表乐乐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环境网-两山论坛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乐乐联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新浪微博
邮箱
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