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两山论坛
查看: 6661|回复: 0

老挝的香蕉园:就业与污染同在

[复制链接]

84

主题

99

帖子

360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60
发表于 2019-10-21 15:50: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个在夏季被焚烧的废弃香蕉园。 图片来源: Visarut Sankham/China Dialogue

大约6年前,中国人经营的香蕉种植园开始出现在老挝北部与泰国和缅甸接壤的博胶省。国际计划组织(Plan International)2017年的一份报告称,如今这些香蕉园占地面积超过1.1万公顷,每年创造1亿美元出口额,占博胶出口总额的95%。

因为工资比其他工作高,老挝香蕉园的工人大多愿意接受危险的工作条件。土地的主人都知道把地租给中国香蕉园会有污染,但同样觉得这份代价似乎是值得的

在博胶首府会晒市经营一家食品店的阿农就把土地租给了种植园。他说中国人大约从二三十年前开始来到老挝,最初经营商店,后来进入橡胶业,大概10年前开始种香蕉。“20年前,大家都觉得土地没有价值,就卖了。现在他们看到了土地的价值,就不卖了,”阿农说。

当地一位地产经纪称,5年前商人能以每公顷500美元的价格租到一块土地,两年前是每公顷800美元,去年达到了1000美元。

他预计土地需求将保持在高位,价格也会继续上涨。

木英,28岁,与她的孩子在往种植园的路上;工人们每天的工作时间通常是早上7:30到下午6:30。 图片来源: Visarut Sankham/China Dialogue

出租的土地不仅用于种植香蕉,还会种西瓜和椰子。幸运的是,由于政府禁止水稻田出租,香蕉园使用的都是丘陵和低质量土地,商业水稻生产没有受到影响。

“土地上没有水,即使我们花时间在地里干活,如果雨水不足,也不能收获水稻,”阿农解释说。考虑到风险,他更愿意把1.6公顷的土地租给香蕉园主来保证收入。

大部分的博胶香蕉园位于当地人习惯种植稻米及採集野生植物的山坡地区。 图片来源: Visarut Sankham/China Dialogue

阿农的岳父说,他的4.8公顷土地曾经是森林,砍掉树木之后用来种植水稻,他也曾在森林里打猎,抓野猪和野鸡,但现在和其他人一样,也把土地租给了香蕉园。

“过去我在土地上辛勤劳动,有时却毫无收获,所以我觉得最好能有固定收入,”他说。他把租金攒起来以备不时之需,或给孙辈们买黄金。

现在农活干得少了,他可以花更多时间从事其他工作,靠门窗安装赚钱。“我有更多时间休息,钱虽赚得不多,但生活更好了。”

阿恬抱着她的孙子站在她五年前租给中国投资者的香蕉园前面,位于博胶地区,租金每年每莱78美金。 图片来源: Visarut Sankham/China Dialogue

来自种植园的化学污染

阿农的岳父对香蕉园的感情很复杂。“它们创造了就业机会,这很好;但它们使用大量化学品,这就不好了。”

他解释说,这些化学物质最终流到河流和小溪里。“之前的溪水可以喝,还能在里面洗澡。现在不行了,我们得用地下水。河里的鱼也少多了,都被化学物质杀死了。”

16岁的汤在香蕉园中除草。在香蕉园裡工作了4年,他想去泰国的工厂工作但是无法负担签证费。 图片来源: Visarut Sankham/China Dialogue

政府对此也很担心,并于2016年委托开展研究,发现香蕉园正在破坏环境和工人的健康。2017年1月,政府禁止建立新的种植园,现有种植园的合同也不允许延期。

农业独立研究员斯图尔特·林为非政府组织编写了老挝香蕉园相关的报告,他介绍说禁令在2018年8月或9月就解除了。“禁令已经解除,计划采用改进后的(种植园)管理技术,包括颁发证书证明其遵守化学品相关法律。”

他说政府试图让香蕉种植业遵守联合国粮农组织制定的“良好农业规范(GAP)”,该规范旨在促进经济、社会和环境稳定。

汤在香蕉园下游的小溪洗他的衣服。图片来源: Visarut Sankham/China Dialogue

“中国政府也希望香蕉园符合GAP,但非常困难。老挝政府确实没有经验,也没办法开展定期的监督检查,”林说。

“这将是一个漫长而缓慢的过程,所以情况还没有太大改变,但大家愿意去改变。”

危险的工作条件

作者走访的香蕉园似乎都没有遵循GAP标准,大量烧焦的塑料废料融在泥土里,香蕉清洗、包装和装车的地方满是成堆的废弃箱子、腐烂的香蕉、垃圾和装化学品的空瓶。

这些丢弃的空瓶上只有中文提示,其中有的瓶子上标注的农药是陶斯松,成分是有毒化学物质,可导致死亡或肺癌等严重的健康问题,即使是非常小的剂量也能损害胎儿和儿童发育,对鱼类也是有毒的。

打理香蕉园的全职工人都住在园里,一个工作季为7到10个月,通常是夫妻俩一起雇佣,往往还带着孩子。每对夫妻通常要照料4000到5000棵香蕉树,占地面积两到三公顷。

17岁的派在十年级时决定离开学校进入香蕉园工作。图片来源: Visarut Sankham/China Dialogue

“除非有人死了,否则我们没法回家。没请假就离开超过一星期的会被解雇,”一对夫妇说。

他们整个工作季的收入约为2300美元,其中约一半以每15天65美元的形式预付给他们,其余的在香蕉收获后一次性支付,但这要取决于这对夫妇生产的香蕉数量。如果在收获前遭遇风暴,工人们往往拿不到报酬。

一位土地业主说,去年他认识一位负责照料种植园的妇女,香蕉树在收获前被风吹倒了,合同结束时她只拿到13美元。

工人的住宿条件不好,非常热。一个金属瓦楞板搭起来的长棚子被隔成6到10个房间。每个房间比一张双人床大不了多少。无论孩子多少,每对夫妇都只有一间房。

工人们居住的小区,当地人称为营地。图片来源: Visarut Sankham/China Dialogue

作者走访的营地大多没有厕所和淋浴。工人们在森林里上厕所,在小溪里洗澡,溪水可能已经被农业化学品污染,而且天气热的话小溪还会干涸。

16岁以下的儿童不应该在种植园工作,但似乎也没人管理。我采访了一位16岁的少年,他从14岁起就在香蕉园工作。

年龄较大的儿童也会下地帮忙,这对孩子来说,尤其危险,因为农业化学品对儿童的危害通常大于成人。

临时工仅在收获季节工作约一个月,大约20名搬运工负责把香蕉从田间运到包装区,这是一项非常累人的工作。一位搬运工透露说,第一年种植园主来招人时,村里有10个人来干活,第二年只有一两个人愿意再来。

他们一致认为,造房子虽然一天只挣11美元,但比在种植园干活好很多。龚,35岁,在这个香蕉园裡住了三个月,曾在别的香蕉园工作两年多。他现在与他的妻子和三岁大的儿子一起住在营地。他们轮流照顾孩子及下田工作。

图片来源: Visarut Sankham/China Dialogue

更令人担忧的是,工作中接触的化学物质似乎在损害他们的身体。有人说:“我的舌头麻了有一个星期,我知道的另外还有3个人和我有一样的症状。”他说到这一点时,小组里其他人都说自己也有同样的问题。

负责清洗和浸泡香蕉的工人每天能拿到18美元,仍是一笔可观的工资,但他们工作时会使用化学品,往往也不穿防护服,所以仍有潜在的危险。

尽管工作条件很差,健康也可能受到长期影响,但愿意去种植园工作的人不在少数。

一个工人与他的小孩玩华为手机上的游戏,这支手机是一个月前花一百万基普,一百美金买的。图片来源: Visarut Sankham/China Dialogue

“挣钱压力很大,”林说,“人们想买电话,现在村里通电了,大家都想买电器。有人生病了,也希望能去医院看病。”

没有直接在香蕉园工作的人也能受益。香蕉园的高工资让当地农民工的日工资从3.3美元提高到10美元。

这是一个典型的发展困境。国际计划组织说,香蕉种植园每年为老挝农村家庭提供2800万美元的收入,但为此付出的代价又是多少?

正如林所说:“这就是发展,这点毫无疑问。如果管理得当,我认为会有很多益处。收入方面的益处已经很多了,我也不认为香蕉园整体上造成的环境影响大到必须停止。我不这样觉得。”

作者:马克•印基,泰国清迈的自由记者。
本帖只代表elaine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环境网-两山论坛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elaine联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新浪微博
邮箱
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