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两山论坛
查看: 24814|回复: 2

实名举报甘肃省一些领导毁林毁河疯狂盗采河砂 环境破坏严重

[复制链接]

25

主题

25

帖子

13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33
发表于 2019-6-26 16:27: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甘肃省静宁县一些领导毁林毁河疯狂盗采水源地河道河砂50余天,涉及金额1.2亿元给甘沟河流域本就十分脆弱的淡水生态系统致命一击
2019年4月16日开始至今,静宁县甘沟镇镇长厍永飞和书记樊茂、副书记吴旺海和其他县乡官员,勾结静宁县方圆公司不法商人尹喜生,疯狂盗采甘沟河流域水源地河道河砂50余天,盗采甘沟河河砂价值约1.2亿元之巨,给甘沟镇甘沟河流域本来十分脆弱的淡水生态系统造成了致命一击,盗采破坏了水源涵养过滤砂层,填埋黄土和生活垃圾和工业垃圾,严重影响和污染了甘沟河流域水源,影响甘沟镇近四万人的人畜日常饮水和农业用水安全。
盗采的砂石金额巨大,总共约1.2亿元,这是按最少的情况算群众说每天盗运砂石的重卡有40多辆,已经知道车号的有35辆,其他无法辨认车号的重卡有十多辆白天停工晚上偷采约31天,偷采了约6800万余元的砂石,不分白天黑夜的全天24小时偷采到目前为止约20天,偷采了约8800万余元的砂。农民说小的重卡也装个40吨上下,大的重卡一次80吨,挖出的砂石的价格,每吨80元,小的重卡一次拉走的砂石就价值3200元。大的重卡80吨运载量的车,一次拉走的砂石就价值6400元。就是按小型重卡40吨的载重量,一吨土砂80元的价格,15公里上下的往返距离,一个小时至少可以偷运两次,一小时一辆车偷运的砂石就是6400元,一晚上10小时算,一辆车可以偷运价值64000元的砂石按已知车号的35辆重卡算,一晚上10小时就可以220万余元的砂石。白天黑夜不分可以最少运20小时,最少可以440万余元的砂石。
开始30余天是白天停工回填砂坑,晚上偷采河砂从七点多开始到第二天早上七点多,基本上是晚上偷采时间至少在十个小时以上。从2019年5月17号开始后,利令智昏的政府和不法商人开始全天24小时昼夜不停地开始盗采河砂。四十几辆盗采重卡川流不息的疯狂从甘沟河盗运砂石。
主要涉及甘沟河流域川口村民兵营段河道滩涂柏树林地、甘沟村到响河村河段(长约5公里)和甘沟河蔡河砖厂河段,这都处于甘沟河流域的上游是甘沟镇居民供水的水源涵养河道,甘沟镇居民供水的取水点在甘沟镇杨咀村河段,这50余天的疯狂取砂都是在偷采水源地的河砂。把整个河道的挖的千疮百孔,取砂深度超过四五米深,好多地方超过七八米,取砂直接取到地下水层,直接是地毯式无差别深挖,挖砂挖到地下水出现,然后直接黄土或是垃圾一填,黄土缺乏通透性涵养水份的作用和砂层无法相比,生活垃圾直接填到地下水层上,则直接丧心病狂地污染了水源。西北生态非常脆弱,环境一直在恶化,地下水位一直在下降,还破坏不止,为了钱,县乡政府和不法商人疯了。
环境资源方面的专家说,河砂资源的掠夺性开采对河流流域的自然生态环境会造成无法估计的损害。河砂具有涵养水分的用处,其主要功能是保护河道、储蓄水源、过滤污染物、维护生态平衡因此,河砂不仅仅是一种矿产资源,也是一种宝贵的生态资源,还能保护水环境特别是地下水资源。如果河砂资源的严重采,不但引发一系列的环境地质问题,还破坏了地表水及地下水淡水生态环境,对社会经济的可持续发展造成极其严重的负面影响
甘沟镇政府盗采的砂石大部分运到方圆公司石料场,还部分存放祁川静宁广源红牧业有限公司附近,极少一部分存甘沟镇屯堡村新农村附近甘沟镇祁川静宁广源红牧业有限公司附近,广源牧业公司已经停办,现在是盗采砂石的存放点,这里有专门的洗砂点和存放点,数量非常大,并且安装有监控,群众不敢靠近。甘沟镇张家小河附近还有一家洗砂场,在洗偷采的砂石,具体是何人的场,群众不敢明面调查,还没有调查清楚。甘肃省静宁县方圆公司尹喜生的石料厂参与了偷运砂石,群众多次专门跟踪到,偷运砂石的车辆一大部分都进了方圆公司的石料厂,方圆公司石料厂盗采的甘沟河砂石排天砂浪一样地堆积着。方圆公司有两个搅拌水泥砂料点,一个在静宁县,一个在宁夏隆德县,搅拌好的水泥砂料公开对外销售。方圆公司的车辆敢于这么长时间的参与甘沟河流域偷采河砂,肯定与县上和镇上的政府领导有勾结,存在重大利益输送。个别私人个体,一两次偷采河里的砂石,县上乡镇的执法部门就知道了,这样长时间的偷采河砂,居然这么长时间,县上的领导和乡镇的领导和河长们都不知道。
静宁县一些领导勾结不法商人为了非法暴利,首先把民兵营近30年生的柏树林毁掉近20亩,挖取下面的河砂。毁林取砂,4月16日开始到4月23日,每天晚上开始挖砂,直到天亮停止,毁掉近4米高的柏树林近20亩。农民说挖出的砂坑差不多七八米深,晚上挖树,把柏树压在砂坑的最下面,在把挖掉的柏树压到砂坑的最下面后,白天就有重从蔡喜成的宏达砖厂拉来砖厂工业废弃边角料,废弃的破砖头等,把这些烂砖头和烧砖头的边角料填到了取砂形成的砂坑里,在上面再垫些砂土或黄土,伪装起来,掩盖毁林取砂的事实。农民说这些烂砖头是垃圾,总不是这里填的吧,这直接把田地破坏了,根本不能长庄稼和林木了,是对耕地严重的破坏。知法犯法,难道这是人民的一级政府,人民的父母官,在这样保护耕地,这样确保耕地红线,把林地和耕地保护成寸草不生的不毛之地和垃圾场这样的政府难道是人民的政府,公然和习主席保护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实现可持续发展的目标对着干在干旱贫瘠的西北,培育成些树木,何其艰难,并且这都是高四米多长了30年的柏树林,还是重要的水源涵养林。
民兵营的80多亩柏树林是胡长信老人花了近30年的时间培育种植的,他的功绩几乎和电视上“八步沙”的六老汉可以相比。民兵营以前是川口的地,后被当时的甘沟乡政府占用。后来在1990年前后由甘沟胡长信老人经营管理,胡长信老人花了近三十年的时间,在民兵营大约七八十亩的河滩砂地上,全部种上了柏树苗,在柏树的周围种上了高大的杨树。柏树苗很难栽活,他像种盆景一样,一株株的培育,像爱护自己的孩子一样爱护着这些苗木。经过二十多年的努力,这些柏树基本都四米多高了,一排排很是壮观,在干旱贫瘠的河滩地上,胡长信老人凭着多年的努力种出了一片绿洲,对周围气候环境的改变起了很好的作用。老百姓都夸胡长信老人做了一件有功地方好事情。胡长信老人还健在,可以作证。
     2018年甘沟镇镇政府,在民兵营规划了污水处理厂,毁掉了一部分林地,但是剩下的林地还有50亩上下,一片苍翠,在干旱贫瘠的甘沟镇,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甘沟镇政府,首先是不知何种原因,赶走了在这里植树造林的绿化老人胡长信,把林子转手给了湖北人,自从2018年修污水厂后,镇政府就又从湖北人手中收回民兵营了,说是民兵营是国家的集体林场,但是现在刚刚变为甘沟镇的集体林场,又不让树长了,要树的命林场的树也不要了,集体林场没树了,还叫集体林场吗?个别良心丧尽的官员,拍脑袋的速度,远远不是我等小民所能想象的,我们个别官员以权谋私的时候,脑细胞都是光速运行!当给人民服务的时候,脑细胞都是蜗牛爬行!我们小民要理解个别“官”大人的不容易!
2019年4月24日开始,甘肃省静宁县甘沟镇政府以治理河道修路为名在甘沟镇辖区内疯狂偷采盗运甘沟河流域砂石,主要盗采甘沟村到响河村河段(长约5公里)和甘沟河蔡河砖厂河段这两处河段从开始基本上是同时偷采,直到5月17日左右蔡河砖厂河段河砂偷采完后,就在甘沟村河段不分白天黑夜的偷采,并且到目前还在继续。截止这篇稿子写作的2019年65日,已经在甘沟河流域盗采砂石50余天,并且滥采盗运砂石的行为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并且开始变本加厉5月17日开始,由以前的白天停止偷采,晚上正式偷采,变为白天和黑夜不间断的偷采砂石,行为恶劣,令人发指。
为了掩埋被挖砂挖的千疮百孔的河床,肆意挖取河岸和两岸植被完好的青山黄土土方,并且用生活垃圾和砖厂工业废弃物填埋砂坑,造成二次污染和山体滑坡隐患。甘沟河河床被挖的千疮百孔,惨不忍睹。河砂被采走,剩下的砂坑,就用乱挖的附近的黄土一填,令人发指的居然个别砂坑直接把运来的垃圾填进去,污染水源,砂石被采光,河道失去滤水层,对这个甘沟河流域的环境的破坏是永远无法恢复的。为了采砂直接铲除砂地上的庄稼或是植被,大部分砂地还是农民的承包地,和集体河道滩涂,无人敢过问阻拦,老百姓说人家带着“法”,你阻挡人家把你扫黑除恶。
为了销毁证据,掩埋砂坑,甘沟镇政府疯狂挖取甘沟河一带的附近植被完好的青山,特别是甘沟河流域北面的山体都非常陡峭,如果挖取山脚缓坡的话,就会造成山体滑坡隐患,在雨季就非常危险,崩塌的山体会压坏农田宅舍。特别是附近有比较大的村落就更危险了,不仅仅是破坏了植被。甘沟镇政府根本不管这些,为了钱,为了利益,把甘沟河两岸一带的青山挖的面目全非,那管甘沟镇人民的可持续发展,顶风和中央保护生态要青山绿水的大政方针对着干。
比如甘沟镇新农村北面的山被甘沟镇政府挖去山体的缓坡,静宁县甘沟镇屯堡村新农村对面山脚下,对面的山坡度在70度到80多度之间,是纯土山,很容易发生塌方,现在取土直接去除山脚下的缓坡,过土的地方,坡度差不多90度,就更容易塌方滑坡了。北面的山在解放前发生了大规模塌方滑坡。这是已经大规模塌方的事实摆在那里,却非要刷去山的缓坡,埋下塌方滑坡的隐患,不知是什么道理。给上级主管部门反映,但是到了县上主管单位这里,都就成了没有问题,是很合理地“为人民服务了”,群众说12336等一些电话和反映平台纯粹是摆设,可见某些人在县里的后台之强,实力之硬
    请原某省国土厅巡视员资深地质专家,鉴定说,静宁那里是典型的黄土,黄土有一种物理性质叫湿陷性,就是遇水就塌陷。因此,黄土坡在含水量低于10%时,它的坡脚不能大于40度;含水量高于10%时,它的坡脚不能大于30度,否则就会引起滑坡、坍塌等地质灾害。 山脚缓坡刷掉,刷土后山脚差不多80度到90度,山上目视在65度到70多度之间,就肯定存在塌方滑坡隐患。再之,不管什么土,70度如果不做护坡就不是滑坡的问题,肯定会塌方!这是专家的结论。
     2017年七月静宁土壤墒情简报土壤含水量为9.93%、12.4%、12.75%、10.8%,2017年降水少,含水量都超过10%,滑坡塌方危险很高2018年降雨为六十年最多,8月30日青兰高速静宁段出现3处山体滑坡,7月19日静宁雷大范堡村山体滑坡。2018年舟曲县南峪乡山体滑坡,并堵塞白龙江,滑坡的山体坡度才70度,那还是石山,这可是纯土山,要比纯土山坚固,都因降雨引起塌方了。
     如果今年雨和去年一样,估计滑坡塌方也就在几个月后,789,三个月大雨来临,出现塌方滑坡,压坏的是百亩果园良田,如果同时有地震,山体滑坡惯性加大,就更加危险。另外,已经有塌方的山(砖厂在那取土)在取土,却要挖完好的山,也不符合国家绿色环保的政策
甘沟镇政府没有县上大领导的大力支持,甘沟镇政府那来这么大的胆子。这么大规模,大范围的偷采砂石,饱受省市县褒奖的静宁县河长都干什么去了,2019年5月10日左右,静宁河长制度作为典型代表还在甘肃卫视播出,总河长一月一巡查,乡镇河长一星期一巡查,村级河长一日巡查两次,河长制度的典型代表静宁县就是这样以盗采偷运河砂来落实对甘沟河的管理2019年以来,静宁县连续多次召开河流管护的河长工作会议,这样的违法盗采视而不见,不是这些会都是干什么的。
2019年4月17日,静宁县县委书记王晓军曾经来甘沟镇调研,难道一点不知情。从县上进入甘沟镇,必须经过甘沟河桥,甘沟河桥头祁红强在采砂,群众说祁红强县里有人,去年私人采砂几乎都停了,只有个别有背景的没有停,这其中有背景的人就包括祁红强。直到2019年5月10日左右,祁红强的采砂场才不见了,据群众说是桥头附近的砂被开采完了,挪别处了,不挪,没砂子,没有存在的意义。难道王晓军书记没有看见祁红强在甘沟镇水源地上游的砂场吗。甘沟河大桥位于甘沟镇杨咀自来水取水点的上游,在水源地上游不能取砂,这是人尽皆知的道理,为什么县里的领导就不知道了。持续将近50多天的偷采砂石的行为,基本就在甘沟镇自来水供水点的上游大规模破坏性取砂,这就是所谓的治理河道。就是修路用砂,也用不了这么多砂子,这有账可算的,据说经高人指点,以修路用砂为名可以取砂,然后就开始白天黑夜不分地24小时取砂了在这次调研中,王书记对厍永飞的工作给予了充分的肯定,一个受县委书记肯定的镇长,就这样以大规模疯狂盗采河砂来治理河道。没有上级领导的默许,谁有那么大的胆子,大规模的盗采河砂,肯定存在利益输送,表扬源于能很好的进行利益输送,这些所作所为看不出对甘沟人民有什么好处
利益的趋使,欲望的趋使,使我们的基层公仆忘记了对人民,对党,对国家的庄严承诺,这难道是不初心,牢记使命农民说为人民谋利益的使命没有牢记,无法无天,无组织无纪律,置党纪国法于个人私欲之下,为自己或某些人假公济私谋利益的初心倒是记得很牢呀
甘沟镇政府不但盗采偷运甘沟河流域河砂,而且直接抢夺私人个体在禁止开采河砂之前合法开采的河砂。2019年5月10日晚上7点多到10点多之间,甘沟镇政府的干部二三十人,直接带着六两双桥重卡和几辆小车,把甘沟镇阳坡川村民马应来的2000多方水洗石子,强行拉走,马应来找领导,领导不在,干部告诉马应来,是镇政府的领导让把他的石子拉走的。镇政府的干部围上来,都准备打马应来,马应来吓坏了,没有办法,气的走了,2000多方砂石被镇政府一夜之间抢走。一个堂堂政府尽然和江湖土匪的的行为没有什么区别,在哄抢马应来砂石时,镇政府干部点着篝火,唱着水浒传主题曲,该出手,就出手,欢庆胜利,令人发指,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们政府的工作人员难道素质不如古代的君子。并且在2019年5月10日,白天在拆除甘沟镇骆家山村骆安劳的家的旧宅子时,由于他家的宅子比较新,直接拆除实在于心不忍,骆安劳走上去和镇政府领导讲道理时,甘沟镇的一名书记,姓名暂时不知,把老农民骆安劳打伤住院了,骆安劳已经住院两次了,伤肯定不是很轻,没病谁愿意住院去。白天打人,晚上抢砂,这就是甘沟镇政府在践行为人民服务的宗旨。甘沟镇政府自从今年以来,稍不合意,就动手打农民,在赵家河村,李家河村都打过人,不赔偿拆除1800头猪的养殖场时,把一个农民的鼻梁骨都打断了,这是群众说的。
感谢甘沟镇些正义农民,为了拍下县乡领导违法的视频,几乎连性命也搭上了,农民说,稍微有人靠近采砂点,挖机的司机就非常紧张,贼头贼脑,并且周围还有镇政府的干部“义务”为非法采砂保驾护航农民说,要是被这些官商利益相勾结的利益集团的人看见,你非死即伤不可,人家一晚上盗砂200万余元,就是把你某个人打死才赔几个钱,告你又告不进去。今年静宁县甘沟镇是白色恐怖,只要表示不同意见,不同意镇政府的做法和行为,就会遭到拳脚相加的热情“慰问”,更不允许拍照拍视频,直接没收砸手机。甘沟镇派出所张海洋副所长经常带领干警收拾镇政府认定的不听话的村民,随叫随到,手铐都带着,为镇政府的一些所谓的工作保驾护航。现在扫黑除恶成了甘沟镇领导保护不法利益输送的铁拳和利剑了,但是这个铁拳和利剑不是为人民服务,不是为党和国家服务。
真正是为人民考虑的大好事,用得着半夜三更,昼伏夜出的“工作”吗?整个偷采砂石的行动,移花接木,瞒天过海,很精妙,很惊险,很刺激,对,玩得就是心跳!前脚疯狂地挖砂,后脚马上跟进掩埋盗采砂坑,上面敷上黄土和砂土,一条龙的专业盗采,上面检查,这不是河道平平的,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但是河床里的河砂被换成了黄土,工业垃圾,生活垃圾,一时半会上面的人那能一下子调查出来,造假出官,他们理解的太到位了,也太专业了。一切行动在刻意地躲避着阳光,躲避着群众的眼睛,我代表人民问一句,你们心中无鬼,在这里究竟在躲避什么。这位新来的镇长大人可以伙同村干部在2019年3月20,欺骗省委,欺骗林铎书记,说是在3月20号之前,第一批补偿款已经足额到位,但是第一批征地补偿款才是4月10号左右才到农民手中。我们太善良了,人家敢欺骗林铎书记,谁还不敢骗!
厍永飞的静宁一些领导敢于官商勾结,大规模疯狂盗采甘沟河流域河砂原因就是群众反映到省上,市上政府和监察部门,都是批转甘沟镇政府答复处理,由着甘沟镇政府编瞎话,欺骗上级。纵然你告到天上,也是由甘沟镇政府解决,这是甘沟镇政府胡作非为,践踏党纪国法,败坏党的威信的底气所在个别国家部门还直接把举报人的电话直接给镇政府了,由着镇政府和村干部狼狈为奸变着法整治举报人。国家个别上级部门居然还说不方便管,好像静宁县的县乡政府具有最高权威,成了党中央了,谁也惹不起。从2019年3月份开始,就陆续有农民向上级部门举报甘沟镇的事情,一直没有人受理这个事情,或者受理了敷衍一下,镇政府的不法行为更加地变本加厉,一直苦于找不到一个伸张正义的部门。什么热钱,平台,感觉都就是糊弄人的摆设,要么一直占线中,要么一直打不通,要么打通不方便管,你还是找当地政府。幸亏这次是砂子,如果是什么稀缺矿产,近50天,40多辆大卡不分昼夜的盗采,等发现,早被不法的官员和商人糟蹋完了。就是农民说的,电话上访信上去,全部批到地方,由当地政府相关部门去调查,不法官商敢于盗采,早就把本地阻碍他们违法的人摆平了,要么早就拉下水了,要么是摄于不法官员的淫威敢怒不敢言,让地方去查地方,等于给不法官员通风报信,让人家做好准备工作,上面要来人过问这事情了,等上面人下来查,什么证据人家都销毁了。
从镇政府传出镇长厍永飞说的话,谁敢找政府麻烦,直接放倒狠狠揍,放开手脚,不要怕打伤,打伤了,去医院挂两天盐水,他就胀得住不下去了,要求出院了!群众说县委书记是后台,谁也不放眼里,牛的很,没人敢碰人家,现在静宁是水泼不进,针扎不进,刀枪不入,农民个别胆子大一点的,大多数吓的动都不敢动,更不用说提供证据了,政府干部和村干部抱团整农民,狼狈为奸,村干部好些人都在政府的工程里揽活,报酬非常优厚。这样村干部很有积极性,和乡镇干部一起抱团欺骗上级,农民反映问题,不但石沉大海,还要挨整,有苦难言。
群众反映,厍永飞的胳膊上有纹身,好像混黑社会的大哥大一样,作为一个党员干部居然还有纹身,党员干部纹身是我们党坚决反对的。纹身的图案代表着你的信仰,你是信仰党,还是信仰黑社会。也难怪厍永飞嚣张异常,不管百姓的死活,胡作非为,败坏党和国家的形象了。农民说厍永飞最近去省党校去学习了,马上要升县长,一个有着黑社会思想的人,胡作非为的人,不断得到组织的提拔,究竟是什么原因,是谁提拔的他,我想不应当一直当迷一样藏着。
厍永飞在担任甘沟镇镇长之前,在静宁县扶贫办担任主任,县扶贫办是个油水单位,担任甘沟镇镇长在这么短的时间,敢于这样大手笔的顶风违法乱纪,涉及金额之巨,令人惊愕,那么厍永飞在担任油水衙门扶贫办主任时,谁敢保证他是清廉的,建议国家严查。马超群一个供水公司经理,贪污上亿,小官大贪,在基层代表着党的形象,对党的抹黑较之于大官更厉害。大官群众平时接触不上,感觉不到他的坏。
细思之处,极为恐怖,在习主席从严治党的雷霆之下,全国的政府干部的作风焕然一新,到处洋溢着风清气正的和谐。但是居然还有个别不收心,不收手,敢以身试法难怪甘肃在学习清除王三运余毒的行动,当时好多人听说了,感觉多余,不是碰到静宁政府的一些领导敢想象基层个别官员有多么穷凶极恶,和多么的猖獗,苛政猛于虎言之不假也。现在群众打心里佩服党中央决策的前瞻性,学习清除王三运余毒非常有必要,而且应当深入学习,引以为训,警钟长鸣!经历了静宁县一些领导的做法,大家感到甘肃落后,很大原因在于官员腐败胡弄,不是不止于年年经济增长速度垫底,拉全国的后腿,个别官员一个个都土皇帝。个别人国家之名,假人民之手,以权谋私,中饱私囊,到了何种程度,在我们的党和国家的队伍中,白恩培,孙政才,苏荣,王三运等等,层出不穷,前仆后继,反腐任重而道远,难怪习主席说反腐倡廉永远在路上!
线索提供人电话18693104944,需要证人证据,打电话问我就行,但是如果你们打不通我的电话,那就是我被不法利益集团弄死了,只要你们下载邮箱的视频证据资料,也可以将不法官商绳之以法。涉及举报静宁县的大官员,我随时有可能被跨省抓捕,或被静宁不法利益集团随时弄死,抛尸荒郊,为了我热爱的祖国和我挚爱的一方故土,我情愿以我的死来换来我们国家的清明昌盛。就是不法利益集团把我碎尸万段,也不会把非法行为永远掩藏住,我把证据资料已经交付相关媒体记者和我的朋友熟人,即使我死了,也有人会不断举报。也许你们看到这封举报信时,我已经永远地被利益集团弄死在荒郊野外,采砂暴利也,不亚于抢银行,已经好几次,省里和县里的相关部门已经好多次把举报人的信息联系方式给当地不法官员,让他们和村干部去收拾举报人。所以我对于生死早已看空,生死有命,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这是对有名望的人而言,我只求我轻轻地化作一缕清风去了,无所谓轻重,但求无愧于我脚下的土地。采砂一晚上200万余元的收入,打死一个人才能赔几个钱。不法利益集团对这个更是清楚,其谁知我苦心,但无愧天地,如之奈何,如之奈何!记得举报到那个部委,部委的人说,我们不方便管这事情,让找当地政府解决,有些人太麻木,这是砂子,如果是国家的稀缺矿产,50多天,你不管,早就被人家挖完了,资源被非法官商糟蹋完了,管又有什么用,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真正这个国家完了,这个国家的人谁都没有好处,但是真正有良知的人太少,但愿这封信能碰到真正的中国人。视频证据和其他证据资料差不多1.4G,看到的人下载吧,为我们的国家出些力,不要再冷漠,漠然视之,好多农民冒着生命危险弄视频证据,出生入死,我们都不怕死了,你们还怕什么,国家,国家,国家,只有靠大家努力才会兴旺,我们可以恨美国鬼子,日本鬼子,但是人家的长处,团结一致,同仇敌忾,永远值得我们学习,我们不能再麻木,今天的麻木,放任,就会制造明天的灾难,为了国家的美好未来,大家共同努力,就是我死了,我也含笑九泉!
附,参与偷运砂石的已知的重卡车号35个:新B46412,宁D35093,甘L56111,甘A57665,甘A50462,甘L56671,宁D36388,甘D53889,
L56838,甘L63875,宁D51188,甘L56838,宁D32298,宁D56616,
A82705,甘L38675,甘L36388,宁D20855,甘L39690,甘A75867,
L50613,K61233,甘L21983,甘L57368,宁A50073,宁D99709,
L39698,甘L39829,甘D24418,甘A58938,甘A53287,甘L23005,
D53963,宁A61130,宁D50661。
   
   
本帖只代表社区说G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环境网-两山论坛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社区说G联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

帖子

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8
发表于 2019-6-28 23:07:41 | 显示全部楼层
是的,现在是6月28日晚23:15,我可以清晰的听见运沙的卡车声,已经记不清这样的声音持续了多少个夜晚,这以来都被这声音吵的睡不好觉,让人十分恼火,希望有人可以出门干涉、阻止。还夜晚一个宁静,更重要的是还我们甘沟一个和谐稳定健康的生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

帖子

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
发表于 2019-6-29 08:20:14 | 显示全部楼层
请接受一个在外地的甘沟人的敬意,另为可以给中纪委写信反映  还可以联系如澎湃新闻 新京报等媒体,一些有影响的自媒体  愿平安吉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新浪微博
邮箱
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