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水利信息化技术论坛将召开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举行2017新能源交通国际论坛举办
两山论坛
查看: 3834|回复: 0

安阳出来“瞎说”土皇帝--南堰村村书记郭发生无法无天

[复制链接]

6

主题

6

帖子

29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9
发表于 2017-11-22 15:34: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安阳出来一个“瞎说”土皇帝---南堰村村书记郭发生无法无天
2017年2月5日夜8点,鼎日兴公司值班人员巡山时,发现南堰村南沟五角枫苗圃地(四亩地)西侧租赁地被严重破坏。经现场勘测面积达1.1亩(730平方米),该地块苗木约22000余棵,平均高度1.5米。被人为极其恶劣的从根部切断后堆成堆焚烧灭迹(后附照片)。
鼎日兴公司员工怀着改变家乡、绿化家乡、美化家乡的梦想,三年来起早贪黑,顶着严寒,冒着酷暑,辛辛苦苦的从播种、浇水、除草,到精心看管才换来茁壮成长的苗木。顷刻,被毁林人化为灰烬。“都是种地人,在咱们这种极其缺水、土地贫瘠的山区,可想而知育一棵苗的难度有多大”“现如今,在响应国家建设生态环境之际,他们夫妇二人却大面积毁林焚烧,究竟是何原因让他们如此胆大妄为?一定要让这种失去人性的家伙绳之以法才对。”
单凭一对农村夫妇的觉悟,是无论如何不敢如此造成大面积的毁林,背后的指使者是谁?或又有谁恶意煽动?
务必报警安阳县森林公安局,请求尽快来园区调查。再经二次安阳县森林公安局到被毁林地勘查时,郭虎山夫妇二人当时正用镢头从根部切断苗木,并且现场还有已经堆放好准备焚烧的苗木。2名警察当即用手机拍照摄像留证,并严厉遏制其行为,可郭虎山夫妇仍旧继续毁林,不听劝阻,继续毁林,随即在现场羁押二人时。郭虎山这才被他老婆硬夺下镢头,才停止了毁林行为。期间郭虎山曾说:“我以为你们是马家派出所的”。
试问?难道是马家派出所的警员?他们夫妇二人就可以恣意妄为了吗?如此对公安警察不屑一顾,难道是有人给其夫妇二人撑腰,故意毁坏树苗吗?
之后,森林公安民警让其夫妇二人到派出所说明情况,民警们在马家派出所从上午10点等到下午5点,其夫妇二人始终没有到派出所说明情况。面对郭虎山夫妇二人的大胆毁林以及藐视公安的传唤,确实让我公司所有人停不下愤怒的心情,一定要为此事讨个公道。
2017年2月7日,森林公安又让南堰村治安主任郭用科通知郭虎山夫妇去森林公安局说明情况,夫妇二人仍未去。7日晚上郭虎山连襟郭发章给我公司郭凌云打电话说:他在洛阳出差,次日回去后由他尽快处理此事,先别让公安局拘留人。郭发章8号回来后至今未找郭凌云或者公司其他管理人员说明此事,也没在打电话联系。郭虎山也以外出打工为名避而不见。
在此期间,公司经理郭凌云多次催促森林公安迅速处理此事。直至2017年3月14日下午郭凌云就此事又问民警时,便得到一张“不予立案通知书”的结果,而上面的签发日期却是2017年2月16日。
明明是大面积毁林,按《森林法》、《刑法》都构成刑事犯罪,怎么最后就成为了民事纠纷。既然2017年2月16日就定性为民事纠纷不予立案,更让人不解的是,为何3月14日又问民警时,才得到这张签发已经超过一个月的“不予立案通知书”。签发日与收到日相差一月之久。在2月16日至3月14日的一个月的时间里,民警一直在说:要再去调查,一定去找郭虎山。既然2月16日就定性的案件,为何一直告知我们要再取证,再调查等说辞。
面对这样的处理结果,园区内所有管理人员和员工都不能接受,非常典型的恶意毁林事件,人证物证证据确凿,又有办案民警用手机在现场拍照录像的证据。
郭虎山夫妇毁林面积大;棵数多;证据确凿;经济损失巨大。如若不是背后有人撑腰,如何能走到今天这般。细究原委,南堰村村支部书记郭发生在整个事件当中,为郭虎山夫妇二人出谋划策的人是谁?如何的利的驱使,才会使一个党员丧失基本的党性。深究此事,才发觉郭发生做为村镇级领导干部不作为的可怕性。
南堰村是有财务公开制度的,并成立理财小组由郭龙章、郭潘贵、郭来生3位成员组成,制度明确表明村内所有财务收支均需郭发生、郭计顺、郭龙章三位共同签字,由村民选举村民代表郭龙章负责理财小 保管。审计小组盖财务章后才能够到马家乡乡政府农经站会计李江红处报账。2013年至今村内许多收支项目记账,郭发生违背理财制度自己一个人签字便找郭龙章盖取公章,但实际报账时却是郭发生并未按郭龙章盖过的单据报账,并在金额上做大幅改动后,而是又用自己私刻的理财小组专用章,盖章后到乡政府进行报账。
南堰村村委会会计郭存生生病后,连续四年村委会内没有会计,由他一人掌管事物及财物,自签自报账。2013-2015年期间,有知情人员确切无误的反映,有近150000元左右的项目资金是郭发生以虚假名义,私拟造假合同,私吞的钱财:2013年,以家乡建设修路名义,让民政局郭合章给村里拨款5万元,被郭发生私吞。2013年,安阳县拨款水利专项资金(和李家庄5万元为一批),但南堰村款项被郭发生私吞。2014年,某局委为南堰村修桥拨款5万元,又被郭发生拟造合同私吞50000元,此款并没有用于修桥。
康普生态园是安阳县鼎日兴农林发展有限公司的重点项目,企业注册地在南堰村。村民代表大会决议,由公司向村委会缴纳管理费30000元,2013年5月份公司向南堰村村委会上缴管理费30000元后,2013年8月16日,又向鼎日兴公司收取管理费10000元,实际上全部也被郭发生私吞。并未上账。
郭林科家至郭有山家的路面,是南堰村唯一一条没有水泥路面的土路,郭发生多次以修路名义报乡里做账,再将工程款项已据为己有。这才导致此路段在7.19水灾中,特别是郭天存家西侧,郭有山家西侧,郭随章西侧,毁坏严重,多段坍塌。
贾聚金白石灰窑厂:是贾家村贾聚金占南堰村土地开办的白石灰窑,属小散乱企业,早关闭了十多年,又盖成了贾聚金等人的住房,村集体土地约为3.2亩,建厂租赁费以及转为宅基地的土地费被郭发生私包中囊,价值约100000元。郭发生在全村党员生活会上公然说到此事时,他张口就骂:“谁敢去告状谁就去,我不怕,我就是卖国贼你们能拿我怎么样,我和龙安区书记是磕头兄弟......”
郭发生年轻时参过军,退伍后利用部队关系,开出虚假证明,为自己办理了残废军人证,每个月从个国家领取救济金2000元,住院还全额报销,享受国家干部待遇,并又用该证明文件为自己家属、亲戚、朋友使用并办理救济金。
巧立名目,绞尽脑汁大做文章,利用洪玉羊厂外的垃圾堆,说是占用村民两户耕地,此两户为郭海滨、郭时锁的耕地,以赔偿每户耕地费用为由,每户报账8000元,合计16000元,最终又落入自己腰包。
他的外号叫“瞎说”全安阳县各乡镇都知道他的外号,他是司机出生,常年在路上开车练就了三寸不烂之舌,办尽了伤天害理……他说的话,做的事,全部都是虚伪的,村民在其淫威之下,敢怒不敢言,请领导一定为我村民伸冤做主,除去祸害,还村民公道。           
安阳郭图片1.png
本帖只代表大山论理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环境网-两山论坛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大山论理联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新浪微博
邮箱
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